1. <legend id="LwuAj"><sub id="LwuAj"><acronym id="LwuAj"></acronym><map id="LwuAj"></map></sub></legend>
      <hgroup id="LwuAj"><abbr id="LwuAj"><audio id="LwuAj"></audio></abbr></hgroup>

    2. <textarea id="LwuAj"></textarea>

      1. <colgroup id="LwuAj"><area id="LwuAj"></area></colgroup><mark id="LwuAj"><sub id="LwuAj"></sub></mark>

          这几天,半个独立游戏圈都在吐槽这家公司

          作者:托马斯之颅 游戏葡萄 2019-08-26 5.1k
          最近,大半个独立游戏圈都在讨论周巍和青山酋长的纠纷。

          周巍是Kunpo的COO,他们曾研发《消灭病毒》、《比特小队》、《宫爆老奶奶》等产品。去年12月初,周巍找到酋长,和他手下名为UPOGAME(又称UPoUPo,以下简称UPO)的游戏推广公司达成合作,交了74万的定金,希望为《比特小队》做一波主播推广。两个人达成共识,“争取做成案例”。

          《比特小队》

          但在4个月后的今天,双方反目成仇。周巍在朋友圈中称实际推广内容与承诺严重缩水,要求酋长“把吹的牛逼兑现完”;酋长则连发多条朋友圈还击,并把签名一度换成“无耻甲方,片面截取,避重就轻,法律途径见分晓”。


          更神奇的是,这桩纠纷还在独立游戏圈里一石激起千层浪,从业者们纷纷开始分享自己和UPO或酋长不太愉快的故事,相关讨论甚至持续了3天之久。

          事情的真相究竟是怎么样的?近日笔者采访了周巍和酋长,并向多名相关人士求证了信息,试图还原事件的全貌。

          一篇文章引发的合作

          2018年12月初,周巍看到了一篇介绍UPO业务的媒体报道。报道中,酋长告诉记者他们曾推广《茶杯头》《ICEY》等知名产品。于是周巍托媒体联系了酋长,希望为《比特小队》做一波主播推广。

          那篇文章显示的合作案例

          周巍给笔者发了他和酋长的海量聊天记录截图。当时酋长给了他一份头部主播的名单,表示“上面的主播基本都会播……一旦有那(哪)个敢水我们,马上就有其他同体积替代。"而周巍称,当时他们指明了女流、王老菊和中国boy等4名头部主播,“因为团队喜欢!

          后面的数据是人气值

          在一番商谈之后,酋长出具了一份合同,周巍觉得执行细则不太具体,没有说哪些级别的UP主会出什么级别的视频,但酋长表示“执行细则已经是我们这行很关键的劳动成果了“


          最终,周巍认同了酋长关于“行规”的说法,签订了一份总价93万,预付80%即74.4万的劳动合同,并拿到了一份《比特小队》宣传策划案。


          宣传策划案部分内容

          期间,酋长表示女流等几名头部主播可能无法参与直播,但周巍坚持需要,表示因为有这几个主播才愿意往下推进,于是酋长说再去试试。


          到了1月30日左右,周巍想要的头部主播仍旧没有落实,他便向酋长发送了后台数据,表示直播不带量,游戏下载量的大幅度波动也多半与版本更新、平台推荐的时间节点有关。酋长称,之后他们会有新的计划。


          其后周巍在忙别的事情,直到3月8日才追踪投放的进展。酋长告诉他,中国boy、王老菊和女流的合作都没有谈成,前两者已经做了替换,后者还在等情况。但《比特小队》团队认为,UPO替换的主播无法满足他们对品牌调性的诉求。


          周巍不认可这个结果:他希望合作要么和特定UP主合作提升品牌调性,要么就有实际效果,但这些都没实现,于是要求终止合作,请UPO提供结案报告再计算尾款。结果在结案的时候,因为关于主播替换的细节,他们最终吵了起来。


          周巍给笔者出示了一份结案报告的截图,上面UPO列出了多名头部主播无法参与直播的原因,包括档期不符、风格不符、转型、被限流、突然涨价、抢档期价格过高等等。而周巍对这些原因不太认可。



          等到3月23日晚,双方仍未就结案报告、结款方式和后续合作方式达成一致,于是周巍发了一条长长的朋友圈,回顾了合作了来龙去脉,彻底公开了矛盾。

          矛盾公开之后

          周巍在朋友圈中,表示这桩合作主要存在以下几点问题:

          1.一些视频内容太过敷衍,“比如找个UP主的节目,中间硬插一段广告,也算是整期视频的效果!

          2.无法实现之前承诺的4名大UP主,且替换同等量级主播之前没有事先沟通;

          3.结案报告把《比特小队》的平台推荐、与《消灭病毒》的交叉推广等新增量算作视频推广的效果。

          当晚,酋长找到周巍,表示愿意退还剩余的18万并道歉,或者继续争取主播资源。但周巍的团队认为,即便扣除利润,以现有的投放效果来看,56万(74万-18万)的成本也显得太多。


          在沟通未果之后,酋长连发了多条朋友圈,先表示事情主要出在沟通上面,后表示不再忍气吞声,并在凌晨于“CiGA大独立”微信群中与周巍对质,称可以把所有主播拉到群里,拉出所有流水,让主播们一一认领。


          3月24日中午,酋长拉了一个微信群,把群主和周巍拉在一起,出示了一系列银行截图。


          部分转账截图

          周巍认为,这些截图中有部分文字的字体不太一致,可能是P的,而且可能把纳税信息和给员工的打款也放了进去,不能证明UPO确实为《比特小队》花了这些钱。

          酋长则认为这种说法非常可笑:“我们可以法庭上见,让法官把我们手机银行转账记录一条念给他听听,如果律师和财务允许,法官也要求他保密的话!

          期间周巍还托朋友联系主播,已有的投放到底有多少成本。而二次元广告公司次维文化总经理朱迪超称,他询问了散人、黑椒墨鱼、折腾5号等主播,他们均表示与UPO合作的价格不高。


          最后周巍拉了一张表格,表示整个投放过程的成本应该不到30万,不相信UPO方面50多万成本的说法。


          最终在没有达成共识的情况下,酋长退出了“CiGA大独立”微信群。周巍称酋长已经把他拉黑,“估计是没见过要面不要钱的,我就拿这70万买他在游戏圈的未来!

          笔者也联系了酋长,但酋长拒绝了电话采访,也不想再回答一些细节,只表示“我们已经通过律师准备资料,走司法途径,律师说不方便透露太多内容……本次合作,付出3个月心血,加班无数,最终却如此,心累,也心寒!

          话题升级:酋长到底是不是骗子?

          更尴尬的是,此事曝光之后,半个独立游戏圈都开始分享自己和UPO或酋长的故事。

          在“CiGA大独立”微信群中,独立游戏人们纷纷开启了吐槽模式,这个过程持续了三天之久,至今仍不断有开发者晒出自己与酋长的聊天截图。

          首先,酋长曾公开的多名“合作方”,都否认了与UPO存在合作关系。

          例如有人曝出酋长曾在多个私聊中表示,他们与多名头部主播有框架合作。


          但有知名主播表示,虽然自己的确做了《比特小队》的推广,但联系她的并不是UPO的人,双方也没有框架合作;褂凶噬钊耸扛收哒故玖撕投嗝凡縐P主的聊天记录,他们均表示和UPO完全不熟。

          其中一则例子

          在那篇酋长的采访文章中,“合作案例”截图中出现的多个厂商也都否认了曾与UPO合作的说法。

          例如椰岛方面称,他们从未与upo有过正式合作,upo合作案例上出现椰岛相关的作品也未得到官方授权。心动方面也告诉笔者,他们和UPO没有过任何合作。


          除去截图,在那篇文章中,酋长还告诉记者自己做过WeGame版《怪物猎人:世界》的宣传工作,并做出了单期几百万的观看。

          之前媒体报道的截图

          笔者也就此询问了WeGame的内容宣发负责人员对宣发结果是否满意,但他们回复笔者,WeGame未曾在《怪物猎人:世界》项目中专项委托过该团队进行视频宣发工作,对于其团队发布信息中提到的数百万播放量视频也不甚了解。

          另外还有人表示,UPO曾以合作为由向他们索要下载key,但并未透露合作的进展。例如《波西亚时光》的研发商:Pathea Games副总裁邓永进表示,酋长曾向他要了20个key,说找20个主播做视频,结果之后两个人再也没了交流。几名开发者称,他们也有过类似的遭遇。


          更令人哭笑不得的是,还有人称酋长在UPO之前,曾做过 竹海游戏与音乐、独游世界、游戏密探等多个品牌,并主动曝出了一些之前的相处经历。

          例如奶牛关方面称, 竹海游戏与音乐疑似UPO的前身,他们曾擅自在报价单中加入奶牛关游戏社区,而奶牛关目前并没有提供付费服务,开发者或发行商完全可以自行在官方的支持下宣传。

          之前奶牛关也曾在群聊中回应

          对于类似的指控,酋长没有逐一回应,只告诉笔者:“至于其他传言,是很早之前团队前身又前身的时候,类似小孩子的成长。加之我们目前UPO业务已经调整!

          许多人也发出质疑,UPO官网上公布了许多游戏案例,称自己曾与《茶杯头》、《冰汽时代》等海外名作合作,他们具体的推广方式到底是什么。


          对此酋长回复笔者,“这不需要报道哈,还是那句话,UPO由三个团队组成,过去他们做了什么,怎么做的,第三方还是第二方,我们自己也在梳理,但我们明确保留这个解释权利!

          不过截至发稿,UPO的官网http://upogame.com已经无法打开。


          结语:甲方需要谨慎,乙方应注重口碑

          抛开这些质疑不说,你很难说UPO的业务全无效果!侗忍匦《印返娜坊竦昧艘恍┲鞑サ墓刈,UPO的合作产品也曾获得头部主播的直播。酋长还给笔者展示了自己和之前合作伙伴的聊天记录,对方称“兄弟你帮了我很多忙”。

          但UPO和Kunpo最大的争端在于,他们对承诺,以及合同细节的理解和执行完全不同——Kunpo认为UPO给出了几名头部主播一定会参与的承诺,但UPO认为抛除前期沟通,他们的合同没有相应的保证,而且保留了替换主播的权利。

          周巍承认Kunpo确实大意了,因为他们在合作之前没有向同行打听UPO的口碑,确认合作案例的真实性,也没有在合同细节上下太多功夫。

          我们这行业相对没有那么多复杂的事儿,大家走个合同就是意思意思。我们流水很高的游戏,要是抠合同的瑕疵,一方的确能多赚很多,但也没人去抠。你说合同很重要么?但面对他们的时候,合同还真的很重要。

          而目前酋长已经删除了大部分情绪化的朋友圈,并让UPO的律师添加了笔者的微信好友,表示“既然双方都有提交法院裁决的意愿,我们尊重司法裁判。

          在周巍展示给笔者的海量聊天记录截图中,笔者发现了令人心情复杂的一角:酋长曾在评价行业刊例虚高的现象之后,说过这样一句话:


          笔者不敢奢望每名从业者都对游戏有足够的热爱,只能希望甲方能够谨慎挑选合作对象,乙方也给出更透明,更标准化的合作方案,不要让“搞臭了行业”的事件再次发生。

          作者:托马斯之颅
          来源:游戏葡萄
          原地址://mp.weixin.qq.com/s/w_wdq8SRIy51Uw2aOL2t5g

          相关推荐

          最新评论
          暂无评论
          参与评论

         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

          独立游戏 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