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map id="wSPbj"><audio id="wSPbj"><figcaption id="wSPbj"><label id="wSPbj"></label></figcaption></audio></map>
        <section id="wSPbj"></section>

      2. 当你成为游戏行业的一名冗员

        好奇心日报 2019-04-24 7.5k
        动视暴雪裁员 800 人计划中的 209 人公布了具体职位。Variety 从加州劳动局获得的文件显示,这些职位分布在尔湾、圣莫尼卡、伯班克、纽约、奥斯汀等地,包括 41 个 IT 人员、29 个营销和现场体验人员、一整个全球决策部门,发行、品控、移动端、客服、电竞、财务和 battle.Net 均有职位被裁。没有一人有工会代表。暴雪提供了所有人两个月的薪资作为补偿。

        游戏从业人员曾把在动视暴雪工作视为稳定、长期的职业规划,但是 2 月 12 日公布的裁员 800 (占总体员工的 8%)计划来得如此突然,尤其是在他们刚公布了破纪录的 2018 年财报之际。75 亿美元的销售额和 18 亿美元的利润,对管理层而言并不足以支撑公司,他们给出的裁员理由也和任何一个在裁员的公司一样:职业技能,职位冗余、方向调整、内部“重组”。

        CEO Bobby Kotick 可能会被视作坏人,他拿着 2800 万美元的薪资加奖金,在全球超支 CEO 排行榜上名列 45。对比之下,岩田聪在 2013 年任天堂 Q3 财报惨淡之际自降一半工资,任天堂其他高管也降薪 20-30% 左右。

        实际上,Kotick 无论怎么做也无法改变裁员计划。在股东看来,他作为 CEO 的表现挺出色,至少保证了好看的财报数字。为了让这些数字在目测很惨淡的 2019 年延续下去,只有削预算最为直接有效,做出牺牲的只可能是“冗余”的普通员工,那些核心开发团队之外的人。

        动视在 2019 年没有新的大作发售,放弃了《风暴英雄》电竞项目和一些免费 MOBA 项目。

        动视和 Bungie 也在 1 月分手,只是履行完合约上的两部《命运》便再无意交集。双方的合作并不顺畅,它始于一份 10 年 5 亿美元的超巨合同,独立出微软的 Bungie 想推出完全自控的全新 IP,动视期待着《光环》似的成功。但工作室里一系列意见分歧、权力转移、功勋出走、新引擎适应和叙事方向始终未定,最终导致了发售前后的公关;汀睹恕返钠胀ㄆ婪。虽然很多问题在更新和续集中得到修正,但它始终未达到动视预期,这大概也是动视愿意放弃 IP 所属权的原因之一。

        虽然口碑好于前作,动视对《命运 2》的销量并不满意

        如此,动视便又少了一个长期收入来源。而和《命运》相关的工作,比如公关、社区运营、客服等服务型职位,又一次成为了该被削去的部分。

        Kotaku 的报告透露,在 2016 年底,暴雪将发行分成了北美和全球两个部门,制造了不必要的人员冗余和繁琐的系统,现在他们决定将两个部门再次合并,于是又有一群人因为一个错误的决策而失去工作。

        动视的年货思维也在和暴雪“几年一作、必出精品”的模式产生冲突。暴雪的低效率被认为是不可持续的。改变这种模式就意味着重组和变向,也直接导致了裁员、扩大核心开发团队等措施,以及做自己之前并不做的移动端产品、学习一种新的开发方式和盈利模式、向在该领域得心应手的团队讨教等等。

        简而言之,一直在扩张的公司发现自己的产品线并不足以支撑员工支出,自己的错误决策让削预算成为最便捷的修复路径。因为游戏行业基本没有工会,裁员的成本不值一提。

        这是游戏业普遍存在了很长时间的事实。动视和去年关门的 Telltale 之所以能让它再次被摆上台面,仅仅因为两家公司的巨大名气,以及人们一度对“有口皆碑的大公司职位稳定”的盲目相信。而如果你认识更多的游戏业人士,他们会告诉你“项目结束-不达预期-遣散团队”是日常,“决策失败-裁员”、“权力斗争-裁员”也是日常,毕业生、实习生、运营、客服、和失败项目相关的所有人都是可抛弃的。

        游戏公司的本质首先是公司,它并不因为身在创新产业、并不因为你对它怀有热情、以为出产你喜爱游戏的地方应该具备某种情怀,就会对员工手下留情。它的容错率极其有限,管理层并不宽容,做出的决策也许最终只会导致 A、B 公司互相交换员工然后陷入新的循环——但它就是如此。从事游戏行业意味着随时准备失业。

        传奇人物、曾在顽皮狗声名鹊起的 Amy Hennig 评论,当前大公司的工种专业程度太高,不似以往一个人可以是多面手,她认为核心团队外加更多的外包会是业界发展趋势,就像电影特效行业一样,很多专项工作可以由廉价的外包人员承担。更直接地翻译,这其实是一种责任转移,大公司认为不值得养的职业,最好依靠外部便宜很多的劳力取代。他们可以不用做“坏人”了。

        业界大面积裁员之余,成立游戏业工会的呼声越来越高。工会至少可以替失业人员谈到更好的解约金,提高公司的解约成本,逼迫他们做出更谨慎的决策,也让失业者不至于只能在社交网络上愤怒地吐槽前司,然后前往下一个公司进入相似的处境。

        在中国,这个问题可能更复杂一些。除了上述种种外,政策因素导致的市场波动也将游戏公司置于更艰难的处境。无论是版号发放还是意料之外的突发事件,都让业内人士时刻处在紧张之中,砍掉创新项目、走保守路线求稳也就不意外了。而他们都知道哪种方式最能体现“改变”的决心。

        来源:好奇心日报
        地址:http://www.qdaily.com/articles/62125.html

        相关推荐

        最新评论
        暂无评论
        参与评论

        商务合作 查看更多

        独立游戏 查看更多